• 栏目:
  • 关键字:
  • cones

公告栏

行业调查

正在加载...

抱团不如单干?三轮产业集群化遭遇“寒冬”

来源:《三轮车》杂志 作者: 时间:2016-12-27点击:14030
【导读】
   

  偃师产业集聚区,成立于2009年,位于河南省偃师市城市规划区岳滩组团,规划面积7.1平方公里,主导产业为三轮摩托车和电动交通工具制造业。大阳、建设、珠峰、长江、大河等业内知名企业均相继入驻。2014年,园区三轮摩托车产量超过100万辆,占全国总产量的40%,一举成为全国最大的三轮摩托车产销基地,影响力空前。
 

  丰县电动车产业园,位于江苏省丰县常店镇,是丰县县委、县政府着力打造的丰县“一区八园”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江苏)电动专用车特色产业基地、中国(江苏)电动三轮车产业集群基地。浙江绿源、天津小刀、百事利、速利达、富尔沃、平安人家等一批知名企业落户园区,其整体产销量占据全国市场半壁江山。


沂南电动车产业园,位于山东临沂市下辖的沂南县,拥有澳柯玛、绿源、格仑特、宏迪科技等整车生产企业,产品种类涵盖电动自行车、电动三轮车、高尔夫球车、旅游观光车等,已形成300万辆年生产能力,先后被评为“中国电动自行车产业基地”、“山东省十大影响力产业集群”、“山东省优质电动自行车生产基地”。


三大产业集群,囊括了国内三轮车行业的诸多优秀品牌,并持续发挥集群效应,带动整体发展,实现了百亿级产值,屡屡创造发展奇迹,影响力深远且不断扩大。但从2015年伊始,随着国家经济发展全面步入“新常态”时期,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且增长动力由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后,产业集群模式遭遇到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与发展瓶颈,原本无往不利的政策扶持与资金投入正逐渐失去魔力,而企业似乎也对新的市场形势准备不足,丧失了主动权与竞争力,导致整个产业集群未能很好的适应行业新常态,产销量或增长乏力,或明显下滑,可以说,这三大极具行业代表性产业集群的发展正身处“寒冬”的侵蚀之中。


丰县电动车城规划图


产业集群的优势

  2014年12月23日,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自行车协会组织专家组对沂南县申报的“中国电动车产业基地”进行验收。专家组通过听汇报、看现场、查材料等方式详细了解沂南县电动车产业发展情况,通过评议,一致认为沂南县电动车产业基地建设符合中国电动车产业基地认定标准,命名其为“中国电动车产业基地”,并对该县下一步电动车的发展提出意见和建议。

  对于一个流淌着红色血液的革命老区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大事,也是整个行业的大事,它将为行业整合、产业升级提供机会和平台,也为其他地区产业集群提供借鉴和经验。据悉,沂南县十分重视绿色环保产业发展,把电动车产业作为县域经济发展的首要产业和特色产业进行精心培育,力图成为全国主要的电动车生产基地之一。截至2015年,沂南已有电动车企业130余家,年电动车产量突破200万辆。

  沂南县委副书记、县长姜宁曾表示:“沂南的支柱产业是什么?什么样的产业适合在沂南落地、生根、开花?这是几届县政府多年思考的问题,在各方努力帮助下,沂南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支柱产业,那就是电动车产业。”

  面对日趋火热的电动车产业,沂南并没有先天优势,但却通过打造产业集群的方式努力加入其中,尽管这片山清水秀的地域既没有强大的工业基础做铺垫,也没有扮演资源配置与物流集散的重要角色,然而产业集群模式的确立还是让沂南搭上了这趟发展快车。

  事实上,产业集群模式的确拥有自身的独特优势。

一、产业集群是推动区域经济增长的重要方式。产业集群实际上是把产业发展与区域经济,通过分工专业化与交易的便利性,有效地结合起来,从而形成一种有效的生产组织方式,是推动地方区域经济增长的重要方式。

  首先,发展产业集群,可以提高区域生产效率。大量的中小企业集聚于一定区域,可以进一步加深区内生产的分工和协作。在这种集群内发展,除了可以分享因分工细化而带来的高效率外,而且还由于空间的临近性,大大降低因企业间频繁交易而产生的交通运输成本。此外,在现代产业集聚体内,经济活动主体的合作交易往往能够在社会文化背景和价值观念上达成共识,这种基于社会网络信任基础的合作分工,可以减少企业之间的相互欺诈,对于维持集群稳定和提高生产效率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其次,发展产业集群,可以产生滚雪球式的集聚效应,吸引更多的相关企业到此集聚。扩大和加强集聚效应。集聚本身产生的外部经济就是外部企业进入的动力,产业集群的雏形一旦形成,便进入了内部自我强化的良性循环过程,即吸引更多的相关企业与单位向该集群聚集,而新增的企业与单位又增大了集群效应,如此产生滚雪球效应,推动区域经济快速发展。

  第三,发展产业集群,可以促进集群内新企业的快速衍生与成长。在集群内部,不仅有很多的相关企业在此集聚,而且还有很多相应的研发服务机构及专业人才,新企业在此发展,可以面临更多的市场机遇,获得更丰富的市场信息及人才支持,从而降低市场风险。而且由于集群内部分工的不断细化,可以衍生出更多的新生企业,从而进一步增强集聚体自身的竞争能力。

  二、产业集群是区域创新系统的一种重要实现方式。创新是区域发展最根本的内在动力,但是由于创新活动的复杂性,企业很难单独开展创新活动,往往需要多个相关企业及科研部门的共同参与,创新才可能获得成功,这一要求恰好为产业集群的网络特性所体现。首先,在产业集群内部,容易产生专业知识、生产技能、市场信息等方面的累积效应。在产业集群内部,集聚着数量众多的相关生产企业、科研机构、商会、协会、中介机构等,在产生较强的知识与信息累积效应的同时,大量生产企业也时刻面临同行竞争的压力,这一方面为企业提供了实现创新的重要来源以及所需的物质基础,另一方面也使集群内的企业时刻保持创新的动力。其次,企业之间紧密的网络关系,使得生产企业和相关机构之间更容易形成一个相互学习的整体,推动了集体学习的进程,降低了学习成本,促进更多有创新价值的活动发生。

  三、产业集群是提升区域竞争力的重要方式之一。由于产业领域较集中,各产业集群所生产的一些主要产品,一般都在国内或国外市场上具有较强的竞争力,享有相当的知名度。区域品牌与单个企业品牌相比,更直接、形象,是众多企业品牌精华的浓缩和提炼,更具有广泛持续的品牌效应,也是一种宝贵的无形资产。这种区域品牌一且形成之后,就可以为区内所有企业所享有。这种区域品牌效应不仅有利于企业对外交往,开拓国内外市场,也有利于提升整个区域的良好形象,为提升区域竞争力创造更有利的条件。

  无论是从战略规划层面还是市场实际现状来看,集群化似乎是国内三轮车产业备受推崇的发展模式,既能够在短时间内实现知名企业的迅速聚合抱团,发挥规模效应,又能够与政府政绩,地方GDP、税收挂钩,实现财政收入的增长,可谓是一举两得。事实上,这种模式也的确在过去五年里被大肆推广采用,偃师如此、丰县如此,沂南亦如此。但市场行情突如其来的变化却让这个看起来很美好的模式遭遇到不小的考验。



抱团不如单干?

  2015年,宗申车辆销售总量达到140万辆,其中电三达到90万辆,摩三达到50万辆,连续10年行业销量第一;金彭车业则继续称霸电动三轮车行业年销量第一的宝座,2014年完成销量120万,增长率高达65%,成为行业首家单品牌破百万年销量的企业,2015年则实现销量20%的增长。

  此外,山东福田、德州富路、河南隆鑫、河南力之星等企业也实现了不同幅度的产销量增长,表现稳定。而与这些“自力更生”企业不同的是,一些知名的规模性产业集群却整体出现了低迷下滑的情况,区内企业似乎难以抵挡宏观经济下行趋势带来的影响,或者说,对于市场形势转变的理解和应对出现偏差,导致企业发展陷入瓶颈。

  一边是发展受挫,产销量陷入增长困境而得不到方法有效解决的尴尬境地,另一边则是逆势而上,差异化运营模式激发内生驱动力立于领军地位的强势表现,很多企业会心生疑问:如今这行情,抱团不如单干?

  产业集群模式带来的抱团发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产业起步初期时缺乏政策引导与资金支持的客观环境所导致的结果,企业需要稳定的发展基础和适度的方向引导,这个时候,政府抓手的介入能够迅速帮助产业形成规范性的发展模式,并一直沿用,在整个国内市场还处于低水平发展阶段时,这种模式还能够呈现出积极推动的一面,但当产业面临转型升级或受整体经济形势波动影响时,其劣势就逐渐显露出来。

一、产业链低端价值创造有限

  集群内的大多数企业呈现出“橄榄形”的发展结构,制造环节基础较好,但上游的研发环节和下游的销售环节薄弱,总体处于产业集群初级形态。国内大多数三轮车产业集群目前仍处于处于劳动力密集、产品技术含量较低、附加值较少的环节,甚至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产业集群,没有形成彼此关联的专业化供应商、服务机构及相关产业的地理集聚。在资金、技术、人才和产业规模上,集群内企业明显处于产业链的末端,在行业中处于追随,甚至被支配的地位。

二、区域成本拉高 核心优势不在

  产业集群投入要素包括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信息等,目前一些三轮车产业集群工业用地需求不断增加,供给与需求严重失调,用地价格与人工成本激增。高昂的土地价格迫使大批企业将一些低附加值的加工环节转向土地资源丰富而又有优惠政策的地区。

  除了土地,大部分产业集群的人力资源不足而且管理不善。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企业对管理人才和技术人才的需求大增,但外地人才却无法适应当地生活—房价、生活成本、生活习惯、语言等不通,外地人才很难融入。同时,企业的人才资源管理还存在家族式管理,任人唯亲,使企业整体经营管理水平的提高受阻,收入水平较低,企业凝聚力、向心力不高,造成人才流失。

  土地价格上升,劳动力成本上升,使得三轮车产业集群的运营成本走高,高企的运营成本势造成投资外流,成为三轮车产业集群的主要障碍。

三、资源、环境污染限制


很多以三轮车为支柱性产业的城市其资源都相对匮乏,但产业集群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带来较高的能源消耗,由于产业粗放式的生产经营方式,使得三轮车企业技术和管理水平相对落后,经济发展与资源储备有限的矛盾十分突出,时常因为“电荒”、“油荒”导致原材料、燃料等生产资料需求超常增加,进而导致供应不足、价格上涨,能源供应的瓶颈将会严重削弱企业的投资热情。


另一方面,有相当部分地区尽管经济得到相对发展,但基本上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相当部分企业资源利用水平不高,造成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高污染、高消耗、低效益生产方式的持续扩张,难以支撑城市环境容量,可持续发展面临较大挑战,生态环境承受较大压力。今年商丘、偃师等地因为企业排放废气而造成大气污染,遭到国家环境监察监督组下令整个园区关停整顿,整个三轮车产业在市场形势最红火的时候却只能关门歇业,造成了产销量下滑严重,导致巨大的经济损失。


四、产业链不完善难适应发展需求


目前,三轮车产业集群的发展层次较低,产业基本上属于技术含量低、劳动密集型行业,属“低、小、散”的产品,其竞争优势仍主要依赖于低成本尤其是工资成本优势,与市场发展对高质量的产品要求距离较远。同时,企业的产品技术含量、附加值低,技术创新能力不强,处于产业链的末端,产业结构层次较低,产业素质不够高,创新能力滞后于生产能力的发展,造成集群内协作配套效应得不到发挥,成本难以下降,生产要素的配置不能优化。还有,三轮车产业集群缺乏技术创新能力,模仿盛行导致自主创新能力严重不足,影响集群的持续竞争力。

  另外,现阶段部分地区的产品成本低、利润薄,随着成本优势消逝,加上过度竞争,限制了产业集群发展乃至导致衰退与转移。


五、政策资源配置不尽合理

  地方政府的“无为”和产业政策的不合理,造成政府的惰性,服务意识不强、办事效率低下,拥有大量产业发展的技术信息和市场信息的政府部门却无法为产业集群提供更具规划性和前瞻性的产业服务。在初期解决了企业的生存与温饱问题之后,现在企业更需要的是提供可持续发展的方向性指导,但地方政府对行业、对市场缺乏根本性认知,缺乏科学规划,让企业很难从中得到实质性的帮助。

  从以上五点我们可以看出,三轮车产业集群目前处于一种十分尴尬的发展境地,虽然拥有一些中小型企业十分羡慕渴求的优势,但相比于独自走出个性化发展道路的领军企业而言,这种模式就显得相对弱势。这也是为何当前国内三轮车产业集群里很难找到国内市场真正意义上的龙头企业的原因。

  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推断,产业集群化将不再适合未来国内三轮车行业发展的需求?换句话说,产业集群化这一曾经引领行业快速发展的模式,或将就此落幕?



抓住转型风口


产业集群化是否还有上升的空间,我们可以先听听执政者怎么说。


沂南县县委副书记、县长姜宁在沂南电动车产业园被评为“中国电动车产业基地”后谈到:“下一步,我们将利用‘互联网+’,打造高端电商平台,打破传统营销模式,提升产业在全国的辐射能力。依托科技进步,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推动电动车产业向高端化、智能化、锂电化和功能多样化迈进,满足消费者个性化需求,力争十三五期间,实现产值突破300亿元,进一步叫响‘中国电动车产业基地’和‘国家火炬特色产业基地’的品牌。”


丰县县委副书记、县长王克华则表示,要充分认清当前产业发展面临的机遇和形势,切实增强产业升级、准确清晰制定产业目标发展定位,努力打造电动车产业发展研发中心。他要求,相关责任部门要加强行业监管制度,积极帮助企业获得资金支持,打造企业良好的发展环境。同时发挥产业协会力量,对企业和市场进行整合,形成合力抱团发展,积极参与国家行业标准和产业政策的制订,提升丰县电动车产业发展的影响力。要继续研究制定导向明确,操作性强的电动车产业发展的相关意见,从政策上扶持电动车企业不断做大做强,齐心合力促进电动车产业提档升级。    


偃师市市委书记宋义林则就持续转型升级增强发展动能谈到:“要抢抓郑洛新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河南自贸区建设等战略机遇,在洛阳市大力推进“9+2”工作布局、实现“四高一强一率先”奋斗目标的进程中,通过持续转型增动力、添活力,力争打赢稳增长保态势攻坚战。偃师市为促进产业转型发展,必须进行内外兼修:产业集聚做‘加法’,外壮规模;动能置换做‘乘法’,内强创新。” 


从产业集群政府领导的讲话中我们不难看出,对于目前行业发展形势和产业集群模式所出现的变化,职能部门有着一定的认识,但如何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时间积累、需要深入探讨。


从目前国内小型车辆产业整体趋势来看,现在最具有竞争能力的行业还是三轮车,政府对三轮车企业的继续鼓励是产业集群最大的相对优势,互联网的兴起也对其发展起到重大改变,基于互联网科技的三轮车产业集群再造将是一个抓住未来转型升级方向的风口。


从产业集群的组织形式来看,它必须具备完成的供应链和服务链,并以专业市场为轴心,以核心企业为主干,聚集中小配套企业,在特定范围内形成关系密切的产业格局。但目前大多数三轮车产业集群存在集群企业信息孤岛,协作分工、关联程度低下,产、学、研等合作机制欠完善;产业链及配套体系部健全;缺乏自主品牌和创新能力等问题。


另外,目前的三轮车产业集群内部的企业虽然部分在推进内部信息化改造,变革企业管理模式,提升自动化水平,但绝大多数企业并未重视信息化改造,更不用说在企业外部电子商务环境中将自己的生产、销售在互联网上建立相互联系的供应链。


由此,针对三轮车产业集群的特点,通过高效集约的外部业务流程及资源整合,打造以“区域+特色行业”为核心竞争力的电子商务集群平台,将产业链整合形成优势品牌电子商务集群平台,有效地解决制造业集群产业物流、资金流、认证方面的困难和瓶颈,实现价值链重组,将市场的空间、时间形态和虚拟形态结合,去除制造产业集群非增值环节。


接着构建双边市场,通过将拥有明显的优势前端传统产业的销售渠道通过互联网进行扩展,面向网络市场,通过实体平台有效整合,形成产业集群的有序分工,从而形成良性发展的产业集群。


基于互联网科技的制造产业集群再造,尤其是产业集群电子商务能够使诸如偃师等三轮车产业集群从前端到终端到末端,都做全面的升级换代,借助产业集群的基础,释放线下的巨大影响力到互联网上,再通过互联网带动产业集群从外贸向内销转型,从B2B到B2C转型,缩短了供应链上节点企业间、企业与客户间的距离,实现充分利用有限资源、缩短商业环节、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提高区域产业集群的自身优势。由此,传统制造业与互联网的结合将有无限的发展空间。


同时,政府在“十三五”计划期间,应努力搭建产业链,全面唱到智能化产品研发方向,将一些独立的技术整合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高智能化的整体。既要做到时尚个性化,又需要内在智能化,这样的产品才符合潮流。这就需要把现在的互联网技术、智能技术、大数据都用上去,积极适应社会主流人群的实际需求,走在时代发展的前沿。只有这样,产业集群才会有生命力,才能可持续发展。


随着国家经济发展全面进入“新常态”时期与“十三五”规划的稳步推进,中国三轮车产业也迎来了又一个五年发展阶段,如何解决企业产销量瓶颈与转型升级的难题是横亘在政府与企业面前但必须跨过的一道坎。产业集群模式尽管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发展压力,也暴露出很多缺陷,但这也是其发展过程中所必定经历的一段考验,在这个关键时刻,政府与企业应该联动起来,共同推进产业集群转型升级。